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夜的命名術 起點-511、歸宿之地閲讀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红叶狩跪下了……
阴阳师传承内,人人都渴望拥有的排名第九的式神,就这么以“土下座”的方式,对敌人行了参拜大礼。
就像是遇到了爹。
这是神代云一从来不曾遇到过的情况,甚至家族历史中,都从未记录过这种事情。
为什么?
神代云一根本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不仅如此,当红叶狩参拜下去的时候,连同着山童与狐火都参拜了下去。
山童这只白色的小猴子,就像是人类一样跪在地上,两只铜锣大的手掌伏在地上。
红色的狐火伸直了前肢,匍匐在地上纹丝不动。
这说明不是红叶狩出了问题,而是出现了一个天然能对式神进行血脉压制的人!
他脑中思绪急转,红叶狩跪拜的方向有两个人:少年与小女孩。。
先思考跪的人到底是谁?
应该不是少年,因为红叶狩对少年出手时根本没有任何顾忌,直到小女孩的脸颊被划破。
神代云一站在山巅之上,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他尝试着继续驱使三名式神,可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里是表世界啊,如果神秘事业部提供的信息没错,这个小女孩应该就是神宫寺真纪了。
可是,这么一个连时间行者都不是的小女孩,一个普通人,为何会有敕令式神的能力?
这还怎么打?阴阳师没了式神,跟高级步兵有什么区别?
神代云一只觉得自己命苦,明明好不容易洗号重练,拿到了人人觊觎的红叶狩,结果又遇到了一个开挂的小女孩?!
此时,庆尘看着身边的三名式神,小声对神宫寺真纪嘀咕道:“你试着命令它们,看看有用没。”
“啊?怎么命令?”小女孩惊疑不定的说道。
“……让他们劈个叉,”庆尘说道。
小女孩迟疑了一下,对红叶狩说道:“你给哥哥劈个叉吧。”
只是,红叶狩并没有丝毫反应。
她又如法炮制的对山童、狐火说了一遍,结果也没有反应。
“哥哥,不行啊,”神宫寺真纪弱弱道。
“奇怪了,难道是只能让式神参拜吗,”庆尘感觉有些奇怪:“你脑海里是否能与它们沟通?”
“不能……”小女孩说道。
庆尘想了想,看来确实是只能让这些式神参拜了。
重生之财源滚滚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捡到宝了。
要知道有这小女孩在,哪怕对方没法成为时间行者,在表世界遇到阴阳师恐怕也能横着走。
不对,应该是所有阴阳师都要躲着她走才对。
神代家族总共两支传承,有小女孩在,便算是废掉了一支。
也不知道这小女孩的血脉,对更高级别的阴阳师式神有没有用?想到这里,庆尘赶忙拿身上原本用来装黑色药膏的小玻璃瓶,将小女孩脸上的那滴血刮进了瓶子里。
这一幕给神宫寺真纪都给看蒙了。
“哥哥,现在怎么办啊?”小女孩问道。
庆尘想了想说道:“杀了这个阴阳师,再看看式神有什么变化。”
说着,他便背负着小女孩朝山上冲去,一步能跨出好几米,如履平地。
神代云一看到这一幕魂都吓没了,回想刚刚少年碾压山童、狐火的模样,若是自己挨这少年一拳怕是要当场暴毙了。
而且,神代云一刚刚也看到了庆尘与红叶狩战斗的过程,他怀疑就算红叶狩没被小女孩震慑降服,也根本不是这少年的对手。
因为少年战斗时太轻松、太镇定了。
庆尘往山上去,神代云一转头从另一边逃逸,甚至顾不得式神还能不能回到他的本命神桥之中。
每位阴阳师的脑海里都有一座本命神桥,那便是平日里式神归宿之地,可以收敛入内。
但现在,他想将式神收敛回来都不行。
庆尘这边一动,才刚跑出去没几步,红叶狩、山童、狐火便纷纷站起身来,像是没事了似的再次朝他厮杀过来。
只是,它们三个刚走进神宫寺真纪身周十米,竟是又再次跪拜了下去。
庆尘疑惑的再走一步,式神再起身,这一次它们不是要冲向庆尘,而是想要迂回到其他地方与神代云一汇合,回到他的本命神桥之中。
只不过这一次还没等它们完全站起,庆尘又跳了回来,三名式神又跪了下去……
桃运大相师
“咦,有距离限制?!”庆尘思考片刻后说道:“小真纪,你就站在这里别动,镇压着它们,我很快就回来。如果他们动了,你就再次割破自己的手指。”
若放在以前,庆尘当然不舍得一个小女孩这么做,但如今她也算是踏进骑士组织的门了,自然该承受这一切。
割破手指也不算什么大事。
“啊……好吧,”小真纪乖巧的从庆尘背上跳了下来,就站在三名式神当中。
庆尘试探着离开一段距离,发现三名式神依旧被镇压着才放心追去。
他要看看,如果阴阳师死掉之后,那些被镇压的式神会怎么样,按道理说它们被镇压着无法回到神桥,一定要另寻归宿之地!
式神无主久了,又没有在神桥修养灵体,会灰飞烟灭的。
庆尘的转身离开,今天神宫寺真纪所展露出来的能力是一个意外,连他都没有想到。
他不能让神代云一或者离开,因为一旦让神代家族知道这件事情,必然会用一切可利用的力量,确保小女孩没法离开岛国。
这个小女孩,对神代家族来说就像是一片苍穹之上的阴影,没人会允许她活着,就算回到国内都不安全。
她足以让神代疯狂。
庆尘要想办法让神代云一将秘密带进坟墓。
……
……
柔弱的神宫寺真纪见庆尘走了,独自一人站在雪地里,便看着身边的式神有些害怕起来……
万一哥哥走远了,它们三个又动了怎么办?
小女孩手里拿着小刀子抵在指头上,随时准备将手指割破,再次放血。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神宫寺真纪渐渐放下心来,她看着跪拜的三名式神,心说它们跪久了会不会膝盖疼啊,地上还那么冷。
她想了想小声说道:“那个……你们要不要起来歇会儿啊?歇会儿再跪。”
雪地里安静的只有风声在山间呼啸着。
三名式神并没有真的“歇一会儿”,只是那红叶狩竟渐渐直起身子、抬起头来,小女孩被吓的嗷嗷叫便准备割破手指,可红叶狩并没有其他动作,只是对小女孩笑了笑,便又重新跪拜下去。
美利堅傳奇人生
小女孩愣了半晌,她只觉得红叶狩的眼睛好像没有之前那般血红,笑起来也极其好看。
一开始她远看,还以为红叶狩的样貌年纪很大了,所以叫了一声阿姨。
可离近了看,红叶狩只是脸上那日式传统妆发抹的白粉太浓,其实还只是个年纪轻轻的姐姐。
……
……
庆尘一路朝神代云一追去,这位阴阳师的本体实力实在太拉胯了,明明已经晋升到B级中等了,结果本体的速度也不过是C级巅峰、B级初期的样子。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胡氏情报机构说,杀阴阳师一定要擒王。
庆尘与神代云一两人在山间跳跃借力,轻盈如飞燕。
彼此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神代云一再也顾不上那么多,他拿出卫星电话拨打出去,一边逃一边喊道:“小心!杀人者能震慑式神,所有阴阳师暂时退出战斗,让另一支传承的人来!”
庆尘皱起眉头,终究还是晚了。
现代通讯如此发达,高山飞驒本就是旅游胜地,很多地方都铺设着信号基站,而卫星电话这种东西,他想拦住实在太难。
怎么办?只能带着小女孩亡命天涯了。
只不过,下一刻。
令庆尘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还没等他追上神代云一,这位年轻人在山间竟是慌不择路的踏空了,直勾勾朝山崖中摔去。
却见神代云一哀嚎着滚落上百米峭壁,好几次想要奋力抓住岩石,可都只摸到了松动的岩石,继续下坠着。
“啊~咚!”
最后沉闷的一声,神代云一趴在山谷底下再也没有动弹。
庆尘站在山壁间怔怔的看着:“这也太草率了吧?”
他虽然知道阴阳师本体孱弱,但想象中怎么也得再来十多个回合,自己才能把对方给弄死。
重生 為 君
现在好了,省下自己动手的功夫。
要是有提线木偶在手就好了,庆尘还可以将这位神代云一给献祭掉。
要知道他这个月还没完成提线木偶的收容条件呢,如果时隔好几个月无法满足收容条件,恐怕提线木偶每个月要求献祭的生命数量,会达到非常恐怖的地步。
不想那么多了,庆尘以雪花数次击穿神代云一尸体后,才放心返回。
当他回到神宫寺真纪所在的山谷时,却愕然看到令他震惊的一幕,只见红叶狩、山童、狐火不知何时已经站起身来,将小女孩团团围在中间。
饶是神宫寺真纪割破了手指,也无法让它们再次跪拜。
庆尘急了,他刚忙冲了过去。
可还没等他冲到跟前,却见红叶狩、山童、狐火,竟化作三道流光飞入了神宫寺真纪的眉心,消失不见。
庆尘怔了半晌:“它们认你为主了吗?你能指挥它们?”
小女孩一脸茫然:“没有感觉啊,我感受不到它们的存在。”
“嗯?”庆尘皱起眉头。
……
今天抱歉只有一更哈,排了晚上8点20的核磁共振复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