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起點-第1579章 電死人了展示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
人才!
吞噬蒼穹
这话放在贞观二十二年来说,其实也是没有毛病的。
作坊城中的不少作坊,他能够兴盛起来,往往就是其中一两个人努力的结果。
所以显示令狐无疆那样需要招募专业人才的掌柜,其实是很不少的。
整个长安城有超过两百万的人口,这里面的人才招募的需求,虽然没有办法跟后世相比,但是也是非常大的。
最关键的是这个年代,并没有什么人才市场,大家也还不习惯在报纸上面刊登招聘启事之类的东西。
所以对于各个掌柜来说,如何招募到合适的人选,其实是一个普遍性的头疼问题。
作为天天跟人打交道的任贤渠,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商机。
任贤渠原本是光德坊满堂红牙行的掌柜,经过了多年的发展之后,任贤渠已经把自己的精力都放在了房地产交易之中。
在长安城,能够买得起房子的人,特别是能够买得起比较大的房子的人,大部分都是一些作坊的掌柜或者是四级工以上的人员。
只有这种购买大房子的客户,任贤渠才会亲自接待。
一来二去的,他也算是认识了不少的人。
整个作坊城中,一半的掌柜都跟任贤渠有过这样那样的接触。
像是看房子这个事情,并不是一分钟两分钟就结束了的。
在陪客户的过程之中,任贤渠肯定也是要跟对方天南海北的多聊聊天的。
这么一来,他的知识面自然也变得很广。
虽然不管哪一个领域,他都不见得很专业,但是他多少都懂一些。
这种优势放在招募人才的位置上,就显得非常有用了。
在好几个客户都跟他抱怨招募匠人或者伙计很难的时候,任贤渠终于下定决心,开拓自己的第二个事业。
或者是说开拓真正属于自己的事业。
因为之前的牙行,本质上是任家在替彭家打理生意。
虽然任家也有一些股份,但是大头还是彭家的。
可是如果现在新设立一个招募人员的铺子的话,任贤渠自己独自投资就够了。
这种铺子,也压根就不需要有多么大的投资。
只需要有个工作的地点,然后招募一批伙计给自己打下手,就可以开始干活了。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任贤渠专门给自己的铺子起了一个名字——前程无忧。
为此,他还专门花了一笔钱,请了一个书法比较不错的人写了牌匾。
“掌柜的,我觉得为了打开局面,我们有必要先在《经济日报》上面刊登一个广告,告诉各个作坊的掌柜,我们铺子可以帮他们招募合适的人才。
同时也让大家也知道,如果他们想要更换工作的话,可以来我们铺子这里登记信息,我们会帮他们进行推荐。”
钱均是前程无忧里头任贤渠最信任的伙计。
如今铺子刚刚开设没多久,很多事情都还没有形成正轨。
“这个主意不错,我们先把前程无忧的名气给打出去,这样才有更多的生意。”
虽然脑中已经有了不少的思路,但是真正的开设一家新的铺子,还是有很多的问题需要处理的。
“还有就是我觉得长安城里头其实有不少下加入大唐的胡人开设的作坊。
他们的影响力虽然还不是很大,但是这些掌柜普遍都不差钱。
依靠他们自己,很多时候都没有办法招募到足够的人才。
这个时候,我觉得就是我们的机会来了。”
钱均的脑子非常的活跃,要不然任贤渠也不会看重他。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的认识一些这种胡人商家,等会我就开始去拜访一下他们的作坊,跟他们聊一聊我们的业务。”
任贤渠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觉得这个方法似乎可行。
大唐百姓是比较傲娇的。
一般情况下都是不愿意给外国人干活的。
哪怕是这个外国人如今已经加入到了大唐户籍,大家心中多少也还是有一些芥蒂的。
这种情况下,前程无忧这样的人才招聘公司在居中协调一下,就显得非常有必要了。
要不然双方之间的合作,往往很难展开。
……
哈梅迪算是最早投奔大唐的一批番邦属国商家。
作为波斯海商,哈梅迪早年通过海贸生意挣了不少的钱,也早早的加入了万年县的户籍之中。
并且哈梅迪怀表现在也是大唐比较有名的一款产品,不仅大唐内部售卖的不错,在海外也是非常热销。
不客气的说,除了少数几个品牌之外,其他作坊都是干不过他的。
这些年,大唐各行各业都在快速发展,哈梅迪的生意自然也是在不断的变好。
不过他却也是不甘心只是制作怀表这么一类产品,他也想要紧跟着大唐发展的步伐,免得突然被淘汰了。
而电的出现,让哈梅迪看到了自己介入新领域的曙光。
想来想去,哈梅迪选择了一个很多人都没有关注的领域。
那就是电压表和电流表的生产制作。
这个东西,往往不是那么引人注目,但是却是电力发展说不可缺少的仪器。
并且这个玩意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跟哈梅迪现在搞得怀表也有那么一丁点相似之处。
只要把电压表和电流表的制作原理搞清楚了,东西自然就没有那么的难。
“主人,那四个人现在都已经办理好了入职手续,立马就开始了电压表和电流表的设计。
加上我们之前就有的那十几号人员,我觉得电压表和电流表很快就可以制作出来了。”
萨拉伊是哈梅迪身边最受信任的仆人,已经跟在哈梅迪身边几十年了。
像是作坊的人员招募这一块,他就安排给了萨拉伊负责。
“这么快就招募到了四个人吗?你确定是之前我们的招聘名单之中的人选吗?”
哈梅迪有点好奇的看着萨拉伊。
要想招募一个高水平的匠人,这个难度有多大,哈梅迪已经亲身体会过了。
现在萨拉伊突然跟自己说一口气搞定了四个关键人物,这让他感到了一丝意外。
“主人,有一个是之前的人选,另外三个都是前程无忧那边推荐过来的。
我前几天才看了他们的广告之后跟他们的掌柜聊了聊,没想到他们的动作那么的快。
我确认了一下,觉得这几个人着实很是适合,所以立马就同意招募。
为此,我们给前程无忧铺子支持了相当于每个匠人一年的工钱的两成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萨拉伊忍不住露出了肉疼的表情。
这招聘成本,还真是非常的高啊。
跟后世猎头招聘的收钱比例有得一拼。
不过时间就是金钱,他们等不起,所以到时愿意花点钱财招募合适的人选。
“前程无忧?就是在《经济日报》上面打广告那个吗?
他们靠谱吗?”
哈梅迪显然也是每天都会看《经济日报》这样的商业报纸的。
对于前程无忧的名字,显然也是听说过的。
“靠谱!非常靠谱!比我们想象的要专业很多。
最关键的是有了他们居中协调之后,我们的招聘工作一下子就变得顺畅了起来。”
萨拉伊忍不住给前程无忧说了几句好话。
没办法,谁让人家任掌柜送的礼物很是丰厚呢。
“行吧,那你就先安排他们干活,看看能不能尽快的把电压表和电流表制作出来。”
哈梅迪既然选择了放权给萨拉伊,自然就不会什么事情都管理的那么细。
人员都已经招募进来了,那就先用一用,看看好不好用咯。
……
艾迪生是观狮山书院蒸汽机研究所中赵小二的助手。
当初通电之后物体会发光的现象,就是他最先发现的。
为此,赵小二还专门安排他负责灯丝的研究。
虽然在电灯泡的发明过程之中,艾迪生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不过在论文里头,显然是轮不到他来署名的。
不过出生低微的艾迪生,倒也没有办法计较这些。
毕竟蒸汽机研究所这里,整体来说对他还是可以的。
每个月都会给他发很是丰厚的补贴,比一般作坊的匠人都要高不少。
艾迪生也基本上满意了。
毕竟,他又不是研究所的所长。
也不是所长的儿子或者嫡系弟子。
只不过自己辛辛苦苦研究了那么久的灯丝,最终却是被化学院那边抢了先。
这个时候别说李谚和赵小二很不爽了,艾迪生更是气得要死啊。
当初李谚和赵小二在《科学杂志》上面发表文章的时候,好歹也还是给艾迪生发了一大笔钱。
但是化学院发论文,肯定是理会都不会理会艾迪生有什么想法。
好在蒸汽机研究所很快就找到了新的发力点。
在研究过程之中不断完善的蒸汽发电机,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作为研究所里头比较精通电力的人员,艾迪生自然也是被再次委以重任。
虽然李谚在李宽面前说自己研究所的蒸汽发动机已经有了一些初步的产品。
但是真的要修建发电作坊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千头万绪的,这个时候是绝对不会嫌弃人手太少的。
特别是艾迪生这种对于电力很精通的人员。
所以艾迪生很快就成为了蒸汽发电机研究团队的核心人员,每天过起了在研究所内零零七的生活。
“师父,这个艾迪生的思维还真是非常的活跃,有些东西我们都没有想到,他也能提出改善意见。
等到这个蒸汽发电机定型之后,他差不多也毕业了,我们也帮他运筹一下,让他留在格物学院当教谕吧。
然后我们蒸汽机研究所里头也可以专门成立一个研究小组,让他来担任小组长。”
老是压榨老实人,赵小二也有点觉得不好意思了。
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凶神恶煞的人,本质上还是比较善良的。
“也可以啊,在电灯泡上,他还是立下了不少的功劳的。
今后电灯泡研制小组组长的位置就给他留着了。”
李谚对于艾迪生也是颇为喜爱的。
这种踏实干活,还不争不抢,老老实实听从领导安排的员工。
没有几个领导会不喜欢。
“这一次发电作坊的筹办,在长安城里头也引起了非常大的争议。
有不少人都觉得花费一百万贯钱,甚至可能还需要更多的钱财修建这么一座作坊,完全没有意义。
有这个钱财,不如拿出来修建学堂或者是医馆。
哪怕是什么都不做,给长安城每个百姓发钱,每家每户都能拿到几贯钱呢。
毕竟整个长安城也就两百多万人,不到五十万户人家而已。”
赵小二虽然一心钻研科学技术,但是也不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
外面的流言蜚语,他自然也是听说过的。
说实在,要说他一点也不在意,自然也是假的。
这个发电作坊的最核心力量就是观狮山书院格物学院蒸汽机研究所。
可以说,他们师徒两个现在是处在风口浪尖。
任何一些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不小的反弹或者是非议。
到时候御史台或者是户部那帮人,肯定都会盯着自己这边的。
“任何新事物出现的饿时候,都是会有很多人不理解不接受的,我们不用在意那么多。
这么多年下来,只要太子殿下同意发展的方向,什么时候失败过?
哪怕是刚开始的时候不是那么的顺利,后面也总归可以证明它的成功。
我相信这个发电作坊也是一样的,最终一定会成为大唐历史上不可磨灭的一个存在。”
不管是为了鼓舞人心,还是李谚内心真的这么想。
此时此刻,他对于发电作坊是充满了信心的。
大唐皇家钱庄的专属账号上面,首批的十万贯钱启动资金,已经到位了。
这就是他最大的底气啊。
“话是这么说,不过如果进展不是很顺利的话,终归是会落人口实。
我觉得蒸汽发电机的研究速度需要进一步的加快,招募更多人学员进入到我们的研究所帮忙展开试验。
这段时间,那个艾迪生每天都泡在实验室里头,连带着跟他干活的几个学员也没有任何的时间休息。
这样子发展下去,终归也不是办法呢。”
劳逸结合这个词语,赵小二虽然还没有想到。
但是天天零零七的生活,他是觉得肯定是不合适的。
万一出个什么意外,那就不值得了。
而仿佛是冥冥之中就真的有什么事情是你怕什么就会发生什么的。
就在赵小二的话刚刚说完的时候,蒸汽机研究所里头就传来一阵嘈杂声。
有几个尖锐的声响在空中传来。
“救命啊!”
“救命啊!”
“艾迪生被电了!”
“快来人帮忙啊!”
听到这个呼喊声,李谚和赵小二都脸色猛地一变。
这是出大事了!
之前蒸汽机研究所还真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
不过这个时候他们也没有时间去思考那么多,赶紧跑过去再说。
蒸汽机研究所占地面积比较大,不过赵小二和李谚都跑动的非常快,不过是一瞬间的功夫,就出现在了事故现场。
这个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十几号人了。
不过大家都有点手足无措。
触电这个事情应该要怎么救治,大家都没有经验啊。
“闪开!快闪开!”
赵小二之前也算是旁听了几门医学院的急救知识,这个时候自然要冲过去看看。
其他那些人看到赵小二和李谚过来了,其实不用等赵小二说话,就已经自动的让开了一个空隙。
主心骨来了,大家就没有那么紧张了。
特種神醫 步行天下
不过看到脸色惨白的躺在地上的艾迪生,赵小二也是眉头直皱。
听心跳,确认呼吸。
还有一点点微弱的心跳,但是呼吸已经没有了。
赵小二深呼吸几口气,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心情平息下来,想着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
他之前参加急救的时候,林然亲自在上面讲解的是如何救治落水人员。
什么时候要做心肺复苏,什么时候要做人工呼吸。
心跳还有,显然是不需要做心肺复苏。
但是没有呼吸了,那就只能先看看人工呼吸有没有用了。
虽然不知道把救治落水人员的急救方法用到触电人员上面,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不过死马当作活马医。
如果什么都不做,那么艾迪生肯定是没有活路的。
想到这里,赵小二也不管那么多了。
直接再次深呼吸一口气,给艾迪生做起了人工呼吸。
冥冥之中,他觉得这是报应啊。
之前艾迪生参与了电灯泡研究工作,但是论文上却是只有李谚跟赵小二两个人的名字。
这里面,多少是有点对不起艾迪生的。
你不给人家第一作者或者通讯作者的名字,好歹也给人家的名字添加上去啊。
一边做人工呼吸,一边脑子混乱的想着。
不过,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因为赵小二的努力而有变化。
原本还有一点点的心跳,在赵小二的努力之下,不仅没有好转,反倒是逐渐消失了。
连续的做了好几分钟的人工呼吸,赵小二觉得自己的嘴唇都有点发肿了。
但是却是没有收到什么效果。
很显然,艾迪生这一次被改进之后的蒸汽发电机发出来的高压电给电击之后,情况比较不妙。
也幸亏在艾迪生触电的时候,手脚无意识的挣扎之下,在摔倒的时候把电线给弄开来了。
要不然就这帮没有经验的人冒冒失失的围过来帮忙,估计又要多一批人触电了。
那到时候事情可就彻底大条了。
甚至明天的《大唐日报》的头条新闻就会变成观狮山书院蒸汽机研究所十几名人员因为触电而身亡。
“小二,不用做了,艾迪生的手脚都已经开始变凉了。”
蒸汽机研究所里头,李谚面色沉重的说道。
赵小二已经做了好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了。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是颇为期待的看着。
但是慢慢的,大家的心都慢慢的凉了下来。
“不!我可能,艾迪生不会死的。他不会死的。”
赵小二满眼通红,继续不断地做着人工呼吸。
旁边的学员也都纷纷鼻子发酸。
蒸汽机研究所是观狮山书院有名的研究所,各方面的待遇都很不错。
虽然在论文撰写方面,很多时候都轮不到普通学员署名,但是这也算是各个研究所里头的普遍现象了。
时不时的,所长能够让你挂个名字,就算是很不错了。
所以大家其实对于蒸汽机研究所还是非常认可的。
一直以来,基本上都是只有人员增加,没有人员减少。
现在突然赵小二死了,谁也接受不了啊。
“怎么就电死人了呢,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
连续做了差不多十分钟的人工呼吸,但是艾迪生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赵小二也算是彻底的知道救不回来了。
“通知下去,蒸汽发电机项目的所有人员,明天开个会,所有的项目都先停下来。
今天先把艾迪生的丧事给安排了。”
李谚好歹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有点慌乱,但是经过这十分钟的调整,已经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林教谕,格物学院那边出事了,您听说了吗?”
观狮山书院医学院,林然正在实验室里头忙碌着,彭恩犹豫了一下,还是过来打断了他的实验。
蒸汽机研究所那里出了人命,这个消息立马就传遍了整个书院。
这种事情,倒也没有谁说一定要刻意的隐瞒。
所以彭恩很快也就知道了。
“我今天一天都在这里做实验,怎么了,格物书院那边出什么事情了?”
林然很是冷静的问道。
性子一向是比较冷的他,不管是碰到什么事情都是一副荣辱不惊的样子。
特别是这些年,伴随着他在大唐医学界的地位的不断上升,他的处事态度就更加淡然了。
也就是孙思邈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会有点不一样。
不过这几年孙思邈经常云游四方,一年也没有几个月在长安城。
“蒸汽机研究所那边死了一个人,一个研究人员被蒸汽发电机发出来的电给电死了。
听说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一点心跳,那个赵小二很是及时的帮忙做了人工呼吸。
但是人还是没有抢救过来。
林教谕,我在想,电这个东西是新出现的,大家对它都非常的陌生。
今后如果再次碰到这样的事情的话,应该要怎么抢救触电的人,我们医学院是不是也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
虽然名义上孙思邈是医学院的院长,不过很多时候都是林然在具体负责。
所以彭恩才第一时间过来找林然汇报消息。
当然了,林然算是彭恩的半个师父,这也是彭恩首先想到他的重要原因。
“被电电死了?那个电还能把人给电死吗?”
林然有点诧异的看着彭恩。
不过他立马就想到了什么,说道:“以前也有听说有人或者建筑被雷电劈中的事情。
确实会出现危机人员安全的情况。
不过之前他们实验室不是研究了很长时间的电了吗?
怎么这一次突然出事了呢?”
“按照我的理解,可能是之前的电没有那么强,但是现在他们不是准备修建一座发电作坊嘛。
所以在不断的改进蒸汽发电机,发出来的电,威力肯定就更强了。
所以就开始威胁到人的安全了。”
彭恩想了想,给了一个自己的解释。
他毕竟不是专业的格物学家。
什么电压、电流和电阻之类的东西,他是说不大清楚的。
但是大概的意思他是能够理解的。
不同的发电设备发出来的电力,肯定是不一样的。
就像是雷电是电,蒸汽发电机发出的也是电。
前者具备毁天灭地的能力,但是后者显然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存在了。
哪怕是同样把人电死了,前者是直接把人给电枯了,后面的只是把人电死了。
“以前我们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块。
现在太子殿下已经同意观狮山书院全力修建一座发电作坊,这么一来以后各种用电的场合就会越来越多。
蒸汽机研究所今天发生的事情是第一次,但是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我们医学院可以考虑跟格物学院一起合作,看看怎么研究电力对人体的危害这个问题。”
林然稍微想了想,就知道自己这边应该怎么做。
蒸汽机研究所那边的人已经没了,现在抢救肯定是抢救不回来了。
但是以后怎么避免,肯定就需要考虑的了。
甚至说以后碰到这种情况应该要怎么处理,也是需要研究了才知道的。
毕竟电力这个东西,实在是非常新的存在,医学院对它的了解,基本上等于零。
“嗯,按照我的理解,并不是所有的电力都会对人产生危害。
不同的等级对人的影响是不一样的。
这方面的内容,我们还真的需要跟格物学院一起合作才能搞好。”
彭恩搞明白了林然的态度之后,自然就知道后面应该要怎么办了。
医学院这些年也不是第一次碰到新事物带来的伤害。
按部就班的去寻找解决办法就可以了。
……
“孔祭酒,刚刚我得到了一个消息,观狮山书院那边出事了,闹出人命来了。”
司马才章显然也是听到了蒸汽机研究所那边发生的事情。
事实上,这个事情已经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各个书院。
作坊城中的一些作坊的人也都知道了。
当然了,这个事情背后有没有人在推波助澜,那就不好说了。
毕竟这几天发电作坊的事情搞得沸沸扬扬,有人想要看热闹,也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哦?出什么事情了?难道他们的实验室发生爆炸了?”
孔颖达立马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很是好奇的看着司马才章。
这些年,炸药包和火油弹这些东西的存在,对于孔颖达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
原罪
再加上大唐皇家科技奖颁奖典礼的时候火炮的表现,也让更多的人意识到了大唐已经有了不一样的东西。
所以孔颖达会猜测观狮山书院那边有人在专门的研究这些东西,也是很正常的。
“那倒是没有,不过性质也差不了太多。
那个蒸汽机研究所里头,有人被蒸汽发电机发出来的电给电死了。
据说前后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人就已经没有救了。
浑身上下明明没有任何的伤口,但是却是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哪怕是他们很快速的就展开了人工呼吸救治,也没有办法把人救治回来。”
司马才章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想到国子监现在也引入了两台蒸汽机发电设备。
这要是出了事情怎么办?
“这么严重?以前怎么没有发生过?”
虽然孔颖达很乐意看到观狮山书院出事。
不过他也担心以后国子监可别出现类似的事情了。
因为电力研究是现在各个书院的热门项目。
“具体的原因他们应该也在分析,后面应该会有相关的消息传出来。
但是我估计应该是跟他们的发电作坊使用的大功劳蒸汽发电机有关系。”
司马才章毕竟不是专业的人员,只能大概的猜测一下。
“安排人去具体打听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然后我们国子监内部也要引以为戒,避免同样的事情发生。”
孔颖达很想大笑几声,不过考虑到观狮山书院那边死人了。
自己要是表现得太过幸灾乐祸的话,似乎有失自己的形象。
……
“洪益,今天怎么突然及急急忙忙的来找我,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水均制作所里头,正在实验室里头测试发电机的水均,被自家伙计给叫了出去,说是洪益来找自己。
前几天两人还在一起吃饭,正常情况下洪益也很少直接在没有事前预约的情况下来作坊找自己的。
要去也是去自己家里。
所以水均才会觉得有点奇怪。
“你现在也是在研究发电机吧?”
“是啊!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在研究发电机。”
水均很是疑惑的看着洪益。
自己的作坊在研究什么东西,之前明明已经跟洪益聊过的。
怎么感觉洪益今天怪怪的样子呢。
要不是这个面孔自己已经认识了不知道多少年,他还真是要怀疑眼前的洪益是不是别人假冒的了。
“这个发电机,一不小心就会电死人,你千万要注意啊。
或者我建议你可以适当的缓一缓,先把这个项目停下来,后面局势明朗之后继续再搞。”
洪益提出的这个提议,让水均更加觉得摸不着头脑了。
这是什么情况?
洪益脑子进水了吗?
大家还能不能好好的做朋友了?
“洪益,你今天怎么回事,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吗?”
水均面色不悦的说道。
本来他还想着让伙计去泡壶茶过来,现在也不想说了。
“观狮山书院格物学院的蒸汽机研究所今天死了一个人,是在使用蒸汽发电机的时候被电死的。”
洪益倒不是故意在那里卖关子,而是刚刚太着急了,所以说的有点前言不接后语。
现在看到水均面露不悦,自然也知道是什么情况。
“电死人了?”
水均忍不住从椅子上坐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自己怎么不知道?
“是的,就在今天上午,一个叫做艾迪生的学员被电死了。
据说这是蒸汽机研究所里头专门负责灯丝研究和发电机研究的人员,水平很高的。
这人还不到二十岁,年纪轻轻就被电死了,如今都已经传遍长安城各个书院了。
估计很多书院的蒸汽机发电机,现在都停下来了。
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被电死的人啊。”
洪益想到自己作坊里头研究的电池,其中有些蓄电池就是可以使用蒸汽发电机发出的电来充电的。
现在想一想,自己之前原来一直都在跟死神打交道啊。
而自己却还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想一想都觉得心中发寒。
“这……这……这真是蒸汽机发电机发出来的电把人给电死了吗?”
水均听了洪益的话,也是惊讶无比。
自己刚刚在实验室里头忙碌,那里就有蒸汽机发电机呢。
虽然不是什么大型设备,但是每天也都是在源源不断的在发电啊。
“是的,这个消息应该是真的。
没有人敢在这个事情上拿观狮山书院来开玩笑的。”
洪益心有余悸的说道。
估计此时此刻,整个长安城中,有不少人的心情都是跟他差不多的。
“这个蒸汽发电机发出来的电,虽然不小心手碰到之后会发麻,但是也不至于把人给电死了吧?”
水均结合自己实验室里头的设备情况,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那个只是人家比较早推出来的小型蒸汽发电机,发电的效率应该是比较低的。
所以电压应该也是比较低,不至于那么容易把人给电死了。
但是观狮山书院现在为了修建发电作坊,正在研究大功率的蒸汽发电机。
这种情况下输出来的电,电压肯定是很高的,人不小心触电之后,受到的损伤也就不一样了。
这就像是人被雷劈了,基本上整个人都枯了。
哪怕是运气好,那页浑身遍体鳞伤。
我估计观狮山书院蒸汽机研究所现在正在研发的新式蒸汽发电机,已经可以输出跟雷电相媲美的电了。”
洪益自己就是负责研究电池的。
对于电压、电流这些东西,他也算是比较了解的。
结合他自己的理解,他大体上就能推导出观狮山书院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觉得这个事情对电力行业的发展来说,应该是一个非常大的损失。
那个艾迪生,我也听过他的名字,应该是蒸汽机研究所那边非常杰出的学员了。
没想到就这么被电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水均一边说,一边开始为自己的实验室而发愁。
这个消息,肯定很快就会传开的。
到时候各个匠人知道这个事情之后,肯定会觉得蒸汽发电机很危险,电很危险。
这对于自己今后的研究来说,其实是非常不利的。
“是啊,这个事情在短短的时间内就传开来了,估计过几天肯定会传的更加沸沸扬扬。
到时候不仅会给观狮山书院带来非常大的压力,哪怕是对太子殿下,也会有一些影响呢。”
洪益虽然在专业技术上面没有水均那么厉害。
但是在政治嗅觉方面,他显然还是非常敏锐的。
太子殿下刚刚同意观狮山书院投入一百万贯的巨资修建发电作坊,研发相关的配套设施,结果就出现了这么一单事情。
长安城中,肯定会有一些势力借着这个机会兴风作浪的。
“你的作坊中也有使用不少的蒸汽发电机吧?
我记得你们重点生产的蓄电池,就是可以重复充电的。
这个事情,对你这边应该也会有比较大的影响吧?”
水均这话,让洪益也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肯定有影响的啦。
你看着吧,过几天作坊里头的那些匠人们,估计工作态度都会有变化。
大家要跟电接触的时候,很可能就会变得战战兢兢。
这个事情要是找不到合适的解决办法,避免今后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的话。
我估计对电相关的产品的发展来说,将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甚至原本不少人看好的电灯泡,很可能也会受到影响。”
“你这么一说,这个事情还真不是小事。
估计接下去的几天时间,长安城肯定是又会变得沸沸扬扬,各方势力都在讨论这个事情。”
水均是一个相对纯粹的技术商人。
他显然是希望自己的作坊不要受到太多外面的影响。
但是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现在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最着急的肯定是观狮山书院,甚至太子殿下现在估计也知道这个事情了。
我们先在一边看一看各方的反应,看看观狮山书院会有什么说法吧。
不过我觉得不管这个事情最终会怎么样,我的电池研究肯定是不会停下来的。
梟妃驚華:妖孽王爺寵毒妻 月倚西窗
那种蓄电池的电压是比较低的,不可能会出现把人电死的情况的。”
洪益对自己的研究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他怎么可能因为观狮山书院出了一个意外,就停止自己的项目呢?
那损失的都是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