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神級農場 ptt-第二千一百七十二章 生死勿論相伴


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神级农场
天机子的目光也落在了夏若飞的身上,并不需要别人介绍,他一眼就认出夏若飞来了——夏若飞在广寒宫内,还是非常显眼的,这里的修士要么是一身道袍,要么是长袍或者劲装,唯有夏若飞留着短寸头,穿着一身宽松的运动服,十分的特立独行。
两人的目光交汇,天机子脸上泛起了一丝笑意,然后朝夏若飞微微颔首。
夏若飞也向天机子点了点头,两人就这么隔空打了个招呼。
倒是罗鸣沙,老远就朝着夏若飞挥手,叫道:“夏兄!”
大家汇合在一起,夏若飞微笑道:“罗兄、郭兄,这位就是天机子道友了吧?”
“贫道天机子!”天机子上前一步,含笑道,“夏道友,幸会!”
“幸会!”夏若飞点头说道,“三位道友,此次名额之争,夏某一定会全力出手的,如有得罪之处,还请道友们见谅!”
“这也正是我想说的!”罗鸣沙立刻说道,“清平界遗迹的名额,罗某势在必得!”
郭晋在一旁欲言又止,神色变得有些凝重。
倒是天机子始终面色平和,微笑着说道:“既是如此,那大家凭本事争取就是了,无论是什么结果,贫道都能接受的。”
就在四人寒暄之时,远处一行人直接遁空而来——广寒宫的飞行禁令,对大能级别的修士自然是没有约束的。
为首之人,正是昨天接引夏若飞的青玄道长。
在青玄道长的左右,分别有一名白发老者和一名风韵犹存的妇人,两人身上的气息勃发,显然也是和青玄道长差不多实力的大能前辈。
眨眼工夫,三位前辈就已经来到了擂台旁,他们浮空而立,青玄道长淡淡地扫了一眼场内,眼神并没有在夏若飞身上多停留,就直接说道:“既然大家都已经到齐了,那今日的比试就开始吧!”
接着,青玄道长指了指身边的两位大能前辈,说道:“这位是明光洞天之主朱绩,这位是栖霞洞天之主梅芳菲,老夫和两位洞天之主作为今日比试的评委,一定确保比试的过程和结果公平公正!”
明光洞天之主朱绩,就是那个白发老者,面貌威严不苟言笑,青玄道长介绍他的时候,他也仅仅只是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目光则根本没有落在夏若飞四人身上。
那位风韵犹存的栖霞洞天之主梅芳菲,倒是朝四人露出了善意的笑容,不过她同样也没有说话。
很显然,今天虽然是三位评委,但三人中真正能够拍板的,是居中而立的青玄道长。
青玄道长继续说道:“比试开始之前,先抽签确定对战顺序!”
他说完之后,两位早就等在一旁的弟子就飞上了擂台。
其中一名弟子举着一块巨大的牌子,夏若飞定睛一看,上面详细标注了每一场的对阵顺序。
第一场:甲对乙
第二场:丙对丁
第三场:甲对丙
第四场:乙对丁
第五场:甲对丁
第六场:乙对丙
一共六场比试,每个人都会和其他三人分别对战一场。
另一个弟子则是端着一个透明的箱子,里面放着四个圆球。很显然,这就是用来抽签的了,夏若飞他们四个人分别抽出各自的编号,就可以按照对应的赛程开始比赛了。
那四个圆球都是严丝合缝,外面分别写着“壹”“贰”“叁”“肆”四个编号,当然,壹号对应的未必就是甲号签,而且基本上可以确定,壹号不太可能对应甲号签,内部的签号一定是打乱了的。
这四个圆球的外面还笼罩着大能级别的精神力屏障,所以想要提前查看到里面是什么签,对于夏若飞他们四人的实力而言,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根据这样的对战安排,四个签也基本上都差不多,没有绝对的好坏。
抽到甲号和乙号,可以避免连场作战——甲和乙每一场比赛结束后,至少都会间隔一场,然后才会登场。
而丙号和丁号,则都会有一次需要连续作战。
但是甲号和乙号需要第一场出战,这对丙号和丁号来说,是一个极好的观察对手的机会。
至少在夏若飞自己看来,他抽到哪个号都无所谓。
最终的名额争夺,靠的还是实力,签号的影响微乎其微。
戰王的小悍妃 金水媚
青玄道长淡淡地说道:“每一个圆球里面都对应一个签号,外表也有编号。你们可以自己商量一下分别选一个,也可以由我来直接震碎盒子,把四个圆球都抛飞起来,你们再自己凭本事争夺。”
这抽签的规则十分的宽松,竟然是让夏若飞他们自己选择一种方式。
不过夏若飞四人只是互相看了几眼,就决定不去采用争夺的方法了——圆球里面是什么签号都是未知的,而且签号的影响确实也不大,大家都是要互相对战一次的,无非就是顺序问题,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去争夺。
夏若飞笑着说道:“大家商量着拿吧!几位有没有特别中意的数字,可以先提出来。如果都没有的话,我提议干脆按年龄来排序好了。”
罗鸣沙哈哈一笑,说道:“我同意!郭晋、天机子,你们觉得呢?”
郭晋也不怎么在意,直接点头表示同意。
天机子则笑呵呵地说道:“贫道没意见。既然这样的话,那贫道就是壹号签了!”
罗鸣沙说道:“我是贰号!”
“我叁号!”郭晋有气无力地说道。
夏若飞最年轻,自然就是肆号签了。
青玄道长一直都在旁边听着的,他开口说道:“你们这是商量好了?那我就按照你们说的分配签号了!”
夏若飞四人同时点头同意。
盒盖被打开,四个圆球滴溜溜地飘飞了出来,准确地落在了四人的面前,然后啪的一声轻响裂开两半。
一枚铜质的小牌出现在大家面前,夏若飞伸手拿起牌子,只见上面铸着一个大大的“乙”字。
他抽到了乙号签。
从赛程上看,这个签号还是不错的,每打一场,至少都可以休息一场,还有一场之后是间隔两场,这样至少可以得到相对更充分的恢复。
那边罗鸣沙等人的签号也已经揭晓,罗鸣沙抽到了甲号,天机子抽到了丙号,而郭晋得到的则是丁号。
这样一来,对战的顺序也就已经出来了。
夏若飞也迅速分析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这个签号还算是不错的。
他会先和罗鸣沙打一场,然后是郭晋,最后才是天机子,而且每打一场都能至少休息一场时间,不需要连续作战。
而且按照昨天和罗鸣沙聊的,天机子有可能是最难对付的,他在最后和夏若飞对战,这样的排序夏若飞觉得还是很好的。
当然,这也只是初步的推测,毕竟能够入选留种计划的,都没有绝对意义的弱者,包括郭晋在内,昨天青玄道长介绍每个人的情况时,那都是郑重其事的。
而且理论上最强的天机子在最后才打,也不一定就真是好事,毕竟郭晋和罗鸣沙都不弱的,夏若飞前面和他们打了两场,消耗一定不会小,而且还很有可能受伤,等到他对阵天机子的时候,是很难以最佳状态去出战的。
抽签结果揭晓之后,夏若飞四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盘算着。
而青玄道长则朗声道:“好了,现在对战顺序已经确定,我们这就开始第一场比试,由华阳洞天的罗鸣沙对阵地球修炼界夏若飞!在开始之前,我再强调一下规则……”
说完,青玄道长扫视了大家一眼,然后继续说道:“第一,既然是对战那就难免会有收不住手的情况,所以我们的规则就是生死勿论,也唯有如此大家才能没有任何顾忌全力施为。我们会有一位元神后期修士作为现场裁判,但是裁判不会干涉大家的正常比试行为;第二,胜负的判定很简单,其中一方开口认输或者彻底失去战斗力,那另一方就获胜。还有一种情况,某一方被击出擂台也会被判负。但需要提醒大家的是,擂台周围会加持相当于元婴后期实力的结界,只有某一方被击出了结界,才算是有效击出擂台,反弹回去的可不算;第三,当某一方开口认输后,对方不得再有任何攻击行为,更不得在对手认输后还痛下杀手,否则格杀勿论!当然,如果你们有把握瞒过现场裁判和我们三人的眼睛,也不妨试试看;第四,今天的比试不限制大家使用的手段,无论什么武器、法宝、符箓、阵法甚至是毒药,只要能够杀伤对方的,都可以随意使用!规则就这么多,下面开始比试!”
夏若飞四人对视了一眼,心情也更加凝重了。
这规则可以说是简单粗暴,不限定手段,甚至是生死勿论,显然就是要大家把自己的战斗力发挥到极致,并且不能有任何顾忌,因为你一旦有了顾忌,而对手全力施为,那输的人就显而易见了。
而且擂台是有元婴后期实力的结界保护的,想要将对手击出擂台难度还是不小的,因此想要获胜,很可能是需要将对手彻底打趴下,逼得对方不得不认输,或者是直接丧失战斗力,这样一来,战斗一定是非常惨烈的。
至于现场的裁判,哪怕是元神后期的高手,但是在这种比赛中也不可能百分之百做到万无一失,而且真要有人来不及喊认输,被对方直接击杀,那元神后期裁判也是不会阻拦的。
青玄道长看了大家一眼,说道:“第一场,罗鸣沙、夏若飞,你们上台吧!”
说完,青玄道长就飞到朱绩与梅芳菲的身边,三位大能修士也不落座,直接就浮空而立,站在高处俯瞰着擂台。
擂台下方,广寒宫的一些弟子们也都被允许过来观战,从夏若飞他们到场开始,就已经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这些人修为最低都是元婴期,还有不少元神期修士,大家望向夏若飞四人的目光也都是充满了好奇的。
超級修煉系統
实际上争夺清平界遗迹探索名额的事情,保密程度还是很高的,包括留种计划也是如此,所以这些常驻广寒宫的普通弟子,并不知道夏若飞四人的来历,也不知道这次比试的目的。
但是夏若飞他们四人昨天一到广寒宫,就入住了明心院,而且都是大能修士负责接引进来的,尤其是夏若飞,那是青玄道长亲自接引的,所以大家对他们四人的比试对战自然是十分感兴趣,只要不是闭关修炼的,同时又没有其他重要事情的人,基本上都赶了过来。
夏若飞和罗鸣沙双双腾身而起,轻飘飘地落在了擂台之上。
这时,擂台下一位穿着月白色劲装的粗豪中年男子也跃上了擂台,这位就是修为达到元神后期的现场裁判了。
这位元神后期现场裁判看了看罗鸣沙和夏若飞,淡淡地说道:“你们二人如果感觉抵挡不住,可千万不要硬撑,开口认输不丢人,不明不白丢了性命那才是天大的笑话了!最后提醒你们一句,如果你们没有开口认输,那即便是当场陨落,我也绝不会出手的,明白吗?”
现场裁判最大的作用,其实就是在某一方开口认输的一瞬间,将这位认输的修士保护下来。
因为一般情况下,既然开口认输了,那一定是对方的攻击十分致命,而且自己根本无法抵挡,才会做出这样的无奈选择。
而这种情况下,很大可能施展攻击的一方是收不住手的。
这个时候,就是考验现场裁判的反应力的时候了。
当然,一位元神后期修士,基本上是可以镇得住厂子,不至于让人在认输之后依然被秒杀。
夏若飞和罗鸣沙同时点了点头。
现场裁判又问道:“你们还有什么问题你没有?”
他看到夏若飞和罗鸣沙都是摇头,于是淡淡地宣布:“比试开始!”
说完,现场裁判就撤到了一边,把擂台中心让出来给夏若飞与罗鸣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