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民間禁忌雜談 蘇皖-第八百四十二章 心血秘咒看書


民間禁忌雜談
小說推薦民間禁忌雜談民间禁忌杂谈
乔晚棠什么时候来的,躲在哪,苏宁并不知情。
他唯一知道的是,这个把他当做姜临安替身的女人不会害他。
如果说苏星阑和道火儿是苏宁在仙界仅有的两位亲人,那么乔晚棠与姜常念,以及师尊洛尘,则是他为数不多能够信任的人。
所以,在得到乔晚棠的提醒后,苏宁不动声色的说道:“留你在身边不难,难就难在你的修为。”
“我是真仙一品,而巅峰状态下的你有真仙九品。”
“我们之间差了整整八境,是目前的我追赶不及且望尘莫及的。”
“一旦你包藏祸心,或是被人暗中算计加害于我……”
眼露深意,苏宁叹着气道:“防不胜防,无处可防。”
卓小鼎着急道:“不,我绝对不会加害于你。”
“说好的真心换真心,我宁愿死,亦不做那言而无信的叛徒。”
苏宁严肃道:“我的敌人是八百仙界三分之二的帝尊帝后,如我先前对你所言,因为我在葬魔山脉内的天道立誓,他们虽然不会亲自动手杀我,但必然会用尽阴谋诡计的除掉我。”
“与我相比,你确实属于强者。可若是和那群至尊大佬相比,你根本不值一提。”
“他们要算计你,比如摄取你的心魂,让你不由自主的偷袭我。到那时,你该怎么办?”
“你这颗三万年前的破境仙丹固然叫人垂涎,但比起我,你的存在是无关轻重的。”
卓小鼎苦恼道:“那我要怎么做才能留在你身边,不让你提心吊胆的?”
苏宁打开天窗说亮话道:“心血相融,秘法成咒。”
卓小鼎浑身一颤,不可置信的抬起头道:“你要我认你为主?”
苏宁解释道:“不,我不会当你的主人,也没资格当你的主人。”
“我要的,是我们真心换真心的同时能保证彼此安稳无忧,不会出现遭人暗算的破绽。”
“待我修为追上你的那天,我答应你,一定解开心血相融的秘咒,还你自由身。”
“当然,这是我认为最稳妥的办法,主动权仍在你手上。”
卓小鼎跪趴在地,原本充满期待的明亮目光瞬间变的黯淡。
他许久不曾出声,一动不动的跪着。
苏宁也不催促,安安静静的等待他的回应。
“你是现任龙凰之主,天赋异禀,气运加身。”
“跟着你,我不吃亏。”
“反正我这条命是捡来的,不求问鼎圣人大道。”
“嘿,我就想看看八鼎寒山外的世界,有一个在乎我的朋友。”
“能做朋友,还能当亲人。”
少年呢喃自语,眼眸湿润道:“我曾经赌输了一次,只希望这次上天能眷顾我,别让我输。”
苏宁动容道:“你可以多考虑一下,不急一时半会。”
“明天,后天,或是七天后给我答复。”
卓小鼎微笑道:“不用了,冥冥中的感应告诉我,我应该赌这最后一次。”
“赌赢了,日后扶摇直上九万里。”
“天大地大,任我逍遥。”
说着,他十指掐诀,蓦然挺直腰杆。
“重伤之体,修为跌至武力十五层,在这个节骨眼上心血相融,真是要了亲命了。”
“你,你赶紧为我准备好疗伤丹药,大量的补气丹。”
“我恢复的越快,对你的帮助就越大。”
“别看我是真仙九品,对你上大师兄梦天骄的真仙十品,三十招内我能打的他毫无还手之力。”
面色苍白,卓小鼎一指点在眉心。
“噗。”
口喷血雾,他颤颤巍巍的盘腿端坐。
而后,一滴猩红泛紫的血珠被他托在掌心。
与此同时,那股令人神清气爽的药香味再次涌现。
比苏宁在八鼎寒山第一山山顶时闻到的更香,更加浓郁。
“拿去。”
卓小鼎屈指轻弹,呼吸薄弱。
下一刻,他直接倒在地上惨兮兮的喊道:“补,补气丹。”
苏宁连忙将乾坤袋里的丹药一股脑倒了出来,顺势接过卓小鼎送来的心血,以仙力包裹控在身前。
“你先疗伤,待我将心血融入神魂施加秘咒。”
话是这样说,专门说给卓小鼎听的。
实际上,苏宁在贼头贼脑的秘术传音,沿着乔晚棠有意暴-露的心神种子询问道:“还在吗?”
“那个那个,心血秘咒我不会。”
“你教教我呗?”
我家的貓又
虚心求教,姿态放的低低的。
苏宁左顾右盼,努力寻找乔晚棠的身影。
“想我啦?”
美人娇笑,揶揄之意不言而喻。
苏宁无奈道:“办法是你教我的,你总得负责善后。”
乔晚棠俏皮道:“人家又没说不管?”
“恩,你个坏东西听好了,心血融神魂,神魂烙自身。”
“精气化咒印,印眼入元神。”
“元神牵七魄,咒印凝心神。”
“如此一来,在你的心神笼罩下,卓小鼎的一举一动,他在想什么,是否生出坏的念头,只要你心念一动,一念之间断他生死。”
“除非他死了,除非你主动解开心血秘咒,否则他所做的一切都逃不过你的感知。”
苏宁欣喜道:“谢谢。”
乔晚棠傲娇道:“光是谢谢可不够,待你此番事了,回水韵仙宫多陪陪我嘛。”
“一个人好无聊,不是在想你,就是在想你的路上。”
苏宁嘴角抽抽,装作没听到。
乔晚棠不以为意,嘻嘻笑道:“好好挖宝,好好修行,这里的仙晶全归你。”
“加油哦,早点突破到真仙六品。”
“有龙凰法相辅助,你超越常念的十等仙躯……”
“快则三年,慢则五年,必将一鸣惊人。”
她的声音“渐行渐远”,直至模糊不清。
回过神的苏宁紧张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凝炼出了十等仙躯?”
“喂……”
“晚,晚棠帝后?”
四周静悄悄的,久久无人应答。
苏宁郁闷道:“难道是师尊告诉她的?”
“不可能啊,师尊千叮万嘱,不允许我对任何人提起仙躯等级,包括一众师兄师姐在内。”
“不许我说,转个身就告诉乔晚棠了?”
“我擦,这女人不会是在诈我吧?”
来不及多想,在卓小鼎的痛苦呻吟下,苏宁急忙将掌控的心血融入神魂。
“呼。”
半个小时后,他缓缓睁开双眼。
看着打坐调息的丹药少年,苏宁顿感新奇道:“搞定了?”
后者不理不睬,专心疗伤。
要放在一个小时前,卓小鼎的无礼态度显然会挨来一顿“拳打脚踢。”
但这会,成为自己人后,苏宁难免变得大度起来。
喜笑颜开的盯着卓小鼎,他放出豪言道:“你只管疗伤,丹药算我的。”
“管够,吃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