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明克街13號 純潔滴小龍-第一百零九章 再來一次神啓相伴


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雷卡尔伯爵再次从自己的坟墓里爬了出来,这一次,他动作很轻柔,没有第一次时的那种莽撞。可能第一次时觉得这是酒店退房,第二次才清楚这里才是自己永远的家,爱惜程度上肯定不会一样。
“刚刚在下面思索到底摆哪个躺姿死去,很奇怪的是,第一次死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卡伦没有和伯爵大人啰嗦其他,直接问道:
“伯爵大人,你可以用你自己的力量把自己这具身体给冰冻住么?”
“额……嗯……咦?”
雷卡尔伯爵虽然喜欢脑补,先前也脑补错了方向,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是一位见多识广拥有极高智慧的存在,毕竟,一个莽夫是不可能成为海盗之王的,大海,也绝不是莽夫生存的土壤。
“额……”的时候,雷卡尔伯爵只是疑惑为什么这位少爷将自己再喊出来会问这么一个问题?
“嗯……”的时候,是顺着这个问题思考下去,雷卡尔伯爵竟然发现真的有可行性,既然他的水属性道路现在已经走到了一种极致,可以冰封死亡……哪怕单纯从字面意思上去理解,不也正是将“死亡”给冰冻住么?
“咦……”的时候,雷卡尔伯爵想到的是如果能把自己这具身体从灵性力量持续消散的不可逆状态中暂停住,那么,目的自然就是等待,那么等待的结果是什么?
经历过一次死亡的人,再去面对死亡时,大概率不是看淡,而是更为珍惜可以活下来的机会。
逆天仙帝
就比如卡伦……当然,雷卡尔伯爵也是一样。
这一刻,
海盗之王没有等卡伦说下一句话,
直接再次单膝跪在了卡伦面前:
“我愿意遵从您的意志对自我进行冰封!”
答应的同时,姿态再度放低,总之,一步到位。
从普洱那里知道了眼前这个青年的不同凡响,再自己亲身经历了对方以神仆的身份将自己唤醒,雷卡尔伯爵必然会对未来期待更多。
“好,你试试看。”
“是。”
雷卡尔伯爵站在自己的墓室旁边,双手摊开,磅礴的冰雾在他的掌心上方开始盘旋。
他的目光直视卡伦,
很严肃地道:
“如果成功,在我复苏之日,就是向您献上所有忠诚之时!”
说完,
雷卡尔伯爵双掌直接拍在了自己胸膛位置,他的胸膛位置开始结冰,冰块快速地扩散出去,很快就将他整个人给冰冻住,成了一座人形冰雕。
卡伦走上前,开始仔细观察,下意识地探出手掌。
“少爷……”阿尔弗雷德赶忙上前提醒自家少爷小心被冻伤。
卡伦摇了摇头,示意没事,他的手掌没有去直接接触雷卡尔伯爵冰冻的身体,而是贴着外围隔空地摸索。
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也亮起了自己的魅魔之眼,开始对这座冰雕进行观察。
普洱凑了过来,也开始仔细地查看;
落单的金毛为了不让自己显得不合群,也跑了过来,用鼻子在冰雕旁边仔细地嗅了嗅。
这一幕,像是对一盘覆盖了保鲜膜放入冰箱里的菜进行分辨,分辨它是否走了味儿。
“好像是封住了。”卡伦说道,“你们感觉呢?”
“少爷,我看不到。”
“我也察觉不到。”
“汪!汪!汪!”
1818
金毛连叫了三声,然后用爪子在地上画了两条线,一条是用狗爪画的,另一条是用指甲处画的,第一个很粗,第二个很细。
卡伦看到后,若有所思道:“其实灵性力量还是有流失的,但和最早开始相比,已经是微乎其微了。”
金毛点头。
这个世上,毕竟不存在绝对的封印,就像是食物放进冰箱冷冻,也只是延缓了变质时间,可实际上食物还是在继续变质的过程。
雷卡尔伯爵是一个绝好的试验品,甚至你无法再找到第二具试验品,因为只有雷卡尔伯爵才能使用这种绝对冰封的能力,所以对他的观察,就显得尤为重要。
阿尔弗雷德开口道:“可以让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每隔一小段时间就到这里来对这冰冻进行水属性力量的灌输,就像是对阵法进行维护。”
“博格一个人可能不够。”普洱马上说道,“我建议再加一个人,朱迪雅其实被女王放在箱子里也带来了,准备当作补充祭品,现在被雷卡尔救了正熟睡着呢,她的天赋很高,是雷卡尔亲自认证的‘女儿’。
格洛丽亚家她肯定是回不去了,接下来对外宣称肯定是她也已经死去,所以,我建议她可以留在艾伦庄园,由她与博格共同对雷卡尔的这座冰雕进行维护,她的力量和雷卡尔很亲近,而且她会很珍重爱护自己的父亲,事情必然会做得很细致到位。”
本打算继续给博格加一个钉子的阿尔弗雷德有些诧异,但在听完普洱的讲述后,阿尔弗雷德明白了过来,普洱居然也是要钉钉子!
好,很好,反正以后留在少爷身边的核心人员,能钉出去一个就钉出去一个,壁画位置的争夺,永远无情。
卡伦倒是真没注意到阿尔弗雷德与普洱的职场小心思,因为他到现在也没有当“老板”的觉悟,虽然周围的猫猫狗狗与收音机都已经把他看作老板,可在他自己心底,更多的还是把自己当作一个“一线科研人员”。
總裁深度寵:Hi!軍長嬌妻 小說
“好,就按你们说的做。”
……
贝德先生将同样被摔出来的二哥麦克搀扶起来,且找到了他的轮椅,轮椅有些损坏弯曲,但勉强还能用。
坐上轮椅的麦克心情有些失落,道:“是我们这些做后辈的实在是太不争气了,先祖对我们不满到,连磕头的资格都收回了。”
“我倒是觉得可能是先祖不想让我们看到他磕……”
贝德先生停顿了一下,继续道:
“是先祖时间不多,所以省去了这些礼节。”
“嗯,应该是的。”麦克接受了弟弟的这个解释。
两个人在远处等了很久,只敢向墓园位置小心翼翼地张望几下,却不敢再有半点靠近。
终于,他们终于等到人过来了……确切地说,是等来了一只猫,这只猫坐在狗背上。
当看到这只猫后,贝德与麦克全都下意识地低下了头表示恭敬。
先前他们二人加上父亲安德森,在顷刻间就相信了今晚家族一位先祖会苏醒解决家族危机,原因就是有另一名先祖已经苏醒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在普洱换上当年的帽子戴上当年的首饰摆出当年的姿势营造出当年的气质,
最重要的是当它开口说话后,
再怎么离谱的事情,这父子三人都能很从容地相信了。
“雷卡尔伯爵的墓需要找人重新修补好,麦克,你来负责。”
“好的,先祖。”麦克马上恭敬地答应。
随即,
普洱看向了贝德,
很严肃地说道:
“女王死了一地。”
贝德愣了一下,消化了普洱这句动词与形容词的结合描述。
“所以,下面,你觉得家族应该怎么做?”
“我……我不知道。”贝德先生习惯性地说道。
“卡伦少爷的意思是,他累了,他不想再处理这些琐碎的事情,所以希望您这位艺术家可以受受累。”
贝德先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回答道:
“女王是被分尸了么?”
“分得很彻底。”普洱回答道。
“那就找个箱子,把女王都放进去,直接送回王宫,格洛丽亚王室可能已经准备好了女王与我们艾伦庄园共同遭遇惨事的新闻稿了,这时候他们可以正好用上。”
“合适么?”普洱歪了歪脑袋,“雷卡尔伯爵无法再苏醒了。”
“我们可以当做雷卡尔伯爵依旧苏醒着,格洛丽亚王室只可能比我们更心虚,前提是我们的底气,必须要足。”
“很好,谁去送?”
“既然卡伦少爷没空,那就由我亲自去送,我会去警告格洛丽亚王室再敢越线就必将付出的巨大代价。”
“好的,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了,另外,你们的父亲现在正昏迷在餐厅桌子底下,桌子上面还躺着三个人。”
“我去处理。”麦克说道,“贝德去处理关于格洛丽亚王室的事,家里的事情,由我来负责,另外,请相信,女王随行带来的仆从与护卫,不会出什么问题,我会调集庄园内的族人和保镖先看着他们,等待王宫调回他们的指令。”
“可以。”普洱着重看了一眼贝德,“卡伦少爷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我想把那句话送给你,与你共勉。”
“请先祖赐予教诲。”
“卡伦说,艺术家不仅需要有极高的审美追求,最重要的是,他需要接住来自大地的气息。”
“大地气息?”
“哦,不是叫你去信大地神教,而是纯粹的大地的气息。”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那很好。”普洱点了点头,其实它自己都没听明白这句话,因为卡伦似乎总是喜欢说出一些腔调与形容词很奇怪的短句,奇怪得就像是他是从其他国家文字里翻译过来的一样,显得很生硬。
“总之,最大的危机已经解决了,你们两个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良好的善后工作,希望你们能够完成好,因为少爷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是。”
“是。”
普洱用爪子拍了拍狗头,狗子当即转向跑向古堡。
卡伦的确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他先去看望了一下尤妮丝,尤妮丝还在熟睡。
随后,卡伦就来到了同在三楼的原本属于阿尔弗雷德住的房间,这个房间就在卡伦主卧隔壁,没有主卧豪华功能多,但至少带着单独的卫浴。
唯一的瑕疵就是,和自己主卧共用的那面墙壁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龟裂,不会影响到房屋结构,但足以让普通人头皮发麻。
好在,卡伦对此能够接受。
洗了个澡后,卡伦躺在了床上。
此时,隔壁主卧那里传来了打扫的声音,之所以会让卡伦也听到,不是隔音差,而是家族仆人们在收捡完“一地女王”后,开始对被破坏的主卧进行当场修补。
外头,又传来了叫喊声,艾伦庄园的族人带着保镖队伍将昨日女王带来的仆从和护卫全部驱赶到了空地上进行看管。
阿尔弗雷德将窗帘拉起,小声问道:
“少爷,需不需要换一个安静的房间?”
卡伦摇了摇头,道:“当你在很疲惫时,躺马路边也能睡得很香。”
“那少爷好好休息,贝德先生已经动身去约克城内的王宫了,我相信当少爷醒来后,艾伦庄园已经恢复了平静。”
“把我笔记本拿给我,睡前我想写点东西。”
“好的,少爷。”
之前为了给女王腾出主卧,卡伦的东西全部提前转移到了阿尔弗雷德的房间里。
躺在床上的卡伦打开笔记本,拿起笔;
阿尔弗雷德端过来一杯冰水放在了床头柜,然后远远地退开,双手置于身前,安静地站着。
卡伦在笔记本里开始写道:
“唤醒仪式的锁链出现了红色,这让我相信以后它应该还有其他颜色的变化,而且很大可能会对应其他的功能。”
“雷卡尔伯爵的唤醒持续时间很短,霍芬先生在爷爷唤醒后,保持了好几天的清醒,曼迪拉小姐也是间接性维持了好几天,而雷卡尔伯爵的清醒只有半个晚上的时间。
这应该和锁链变成红色有关系,红色,应该代表着最低输入值,意味着它的电量终于够开机了……”
卡伦犹豫了一下,把“开机”这个词组划了一道线,下面改成“发动机启动”。
“目前已知的情况可以得出结论,我的苏醒会比秩序神教的苏醒省去最繁琐的步骤和代价,但同时也牵扯到我自身的积累。
如果我现在不是神仆,而是审判官,或者更往上,我应该能做得更从容。”
“自我冰封的雷卡尔伯爵现在等同是放入了冷冻柜,再加上其他一系列辅助措施,可以极大的延缓他体内残存灵性能量的消散速度;
希望这个时间,可以足够长;
因为下次我要唤醒他时,我必须具备可持续对他进行‘补充’的能力,现在,这个能力对我来说还很遥远。”
“一旦我拥有了那个能力,可以可持续性地对唤醒的尸体进行活性力量的补充,那么也就相当于我给了被我唤醒者以‘续命’的机会,等同我直接掌握了他们的生死。”
“如果雷卡尔伯爵可以一直保持苏醒,有他在我身边的话,我的安全将得到多大的保障啊……”
在这里,卡伦下意识地用了感叹句。
因为习惯了爷爷在身边的感觉,而在爷爷沉睡后,他心里其实有了很大的落差感。
不过,考虑到自己的笔记他们会翻看,所以,卡伦又加了一句:
“但我的身边已经有阿尔弗雷德了,他是我最忠诚的守护。”
“。”中心被涂满,上面加了一个竖线,改成了“!”
“可是,在我拥有了那个能力后,我还需要担心我个人的安全问题么?”
“应该是要的,看你到时候想做什么,哪怕是狄斯,在面对秩序神教的底蕴时,也是选择了谈判。”
卡伦累了,不想再写了,正当他准备把笔放合上笔记本时,却又忽然停住了:
“我发现《秩序之光》里的神话概述内容,开始较高频率地与我现在的经历进行重合,我总能从《秩序之光》的神话概述中,找寻到自己现在正在经历的影子。
我知道我的特殊与不同;
所以,我是在走秩序之神当年的道路么?
爷爷说,秩序之神很饥饿,爷爷还说秩序之神其实不是真神;
所以,我不能因为自己现在能够找寻到重合点而沾沾自喜,爷爷的路是走错了,但秩序之神的路,好像也出了问题。
或许和爷爷一样,秩序之神也是因为走得太远,所以没有了回头的可能。”
卡伦伸手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冰水,放下杯子,继续写道:
“我现在到底算不算是一个神启?”
“我该如何验证自己现在的境界?”
“或者,干脆直接视为我现在还是神仆,和神启没有关系,我重新进行神启?”
“可是,如果神不再给我第二次启示的话,我该怎么办?”
靠在床背上的卡伦,拿着笔,忽然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一直安静地站在远处的阿尔弗雷德,内心处于一种激荡之中,每次看见少爷拿起笔记本写东西时,他总有一种自己正在见证历史的感觉。
因为他坚信,少爷现在所写下的文字,必然将成为类似《秩序之光》和《光明纪元》那种流传几千年,不,是流传几个纪元供无数人阅读、研究和折服的著作!
嗯?少爷怎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哦,少爷应该是累得睡着了。
阿尔弗雷德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想帮少爷安顿好让他更舒服地入睡,但在走近后,他忽然又停住了脚步,因为他发现少爷身上,流露出了一种“虔诚”与“思索”的气息。
这个一模一样的气息,他前阵子才刚见过,那时少爷坐在台阶上。
阿尔弗雷德无声地微微张开嘴巴,
虽然对少爷的赞美早已充斥着阿尔弗雷德的内心,
但在目睹眼前这一幕后,他依旧会感到震惊:
少爷这是……又神启了?
什么是伟大的存在啊,这就是伟大的存在!
说累了,说自己现在累到躺马路边也能睡着,不过习惯性地想要在睡前再写点东西,结果写着写着,终于准备放下笔和本子准备睡觉前,
再抽空,做个神启?
此时,隔壁主卧的装修噪音还在持续,外头空地上的喧闹声依旧不停传来,阿尔弗雷德真想大喊一声让全世界安静,但他却偏偏不能这么做。
“呼……”
不过,让阿尔弗雷德惊讶的是,他发现少爷又睁开了眼,又拿起了笔。
嗯?少爷这次的神启,好快!
卡伦现在并不知晓自己正处于神启的状态,而上一次之所以能清晰感受到,不仅仅是因为那黑白色的世界观察,而是因为他心里本就对“神”这个定义带着排斥与怀疑。
但这一次,他是在纯粹地自我进行思考。
笔尖,再度落在了纸上。
卡伦先写下了一句话:
“为什么要眼巴巴地坐着,等待着神来赐予启示?
如果没有神,如果神没有空,我们就无法得到真理了么?
爷爷说过,是先有了信仰,然后才诞生了神。
光明之神出现前,世上就没有光亮么?
秩序之神出现前,世上就不存在秩序么?
大地之神出现前,大地就不存在么?
所以,
必须是神赐予的神说的才是真理?
我们为什么不能去自己亲自找寻启示,去验证真理?”
接下来的最后一句话,
卡伦在书写时,完全没有意识到,或者说,是他现在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写字,写字只是一个附加的动作,因为他正沉迷于自我的思索与解答;
但站在床旁边的阿尔弗雷德,却清楚地看见少爷手中的黑墨水钢笔,此时却写出了金色的字体!
那一段金色字体写的是: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