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萬古神帝笔趣-第三千四百九十二章 噬魂熱推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蝉明雅眸中两团火苗形状的异芒一闪而逝,一道念头,已是无声无息间,传至天外。
距离无归森林这片星空大概一光年之外的地方,空间出现一道漆黑的裂痕,一缕三彩色的尸气,从裂痕中飘出。
一光年,数十万亿里,无边浩瀚,但对无量境中最顶尖的存在而言,并不算太遥远。
盘坐在血叶梧桐一片树叶上的凤天,刹那间感应到,脸上面纱飘盈。
“镇压住神荼!”
她孤傲若冰山雪莲,化为一道光粒,消失在空间中。
……
天运司,天守台。
一位下巴上长满树根的老者,正在清点书架上的典籍,豁然皱眉,移步至斑驳泛黄的窗台处,自言自语念道:“好一个三煞帝君,这是在挑衅吗?”
“哗!”
老者化为一缕缕光丝,冲出窗台,消失在天际。
……
张若尘已来到命溪尽头,目光只是向星天外看了一眼,便凝视向前。
前方是一片崖壁,再往上,就是命运神殿的主体大殿位置。
可以想象,当年命溪倒流,如同逆冲的瀑布一般,淹没进神殿的景象是何等壮观和离奇。
崖壁呈暗红色,表面密布一道道血脉般的纹路,艳丽得如同正在流淌的鲜血。
本是数十丈宽的血色命溪,在这里变得开阔了不少,似一个千丈直径的圆形小湖。只不过,湖水并不平静,而是急速流动,形成一个巨大漩涡。
香风淡雅,脚步声来到张若尘身后。
蝉明雅看透张若尘的想法,道:“这里是命运神殿最神圣之地,你不能潜入进去。”
她声音空灵而轻柔,能勾魂夺魄,纵然张若尘对美女有绝对的抵抗能力,也酥了半斤骨头。
张若尘直接凌空飞起,落向漩涡中心。
蝉明雅眼皮微微收缩,继而浑身绽放命运光华,冲进水中,追了上去。
命溪之水,堪比圣泉,有种种奇效。
张若尘本以为命溪之水珍贵,这里不会太深,但越向下潜,越是心惊。按深度计算,他早已下潜到比命运神山山脚更低的位置。
以他的目力,能见度也越来越低,四周寒冷,冻彻骨髓。
张若尘看到了追上来的蝉明雅,在水中,她身上的彩纱形同于无,光洁如玉的美腿,毫无赘肉的纤腰,胸口酥峰极为挺拔,如同水中仙灵。
没有刻意诱惑,但那种诱惑却让人无法抵抗。
“你不是说,这里是命运神殿最神圣之地?”张若尘道。
蝉明雅道:“我就是命运神殿的神圣!”
又下潜了不知多深,各种挤压力量从四面八方传来。这股力量,不是源自命溪之水,而是天地规则,同时还有命运奥义的气息。
依旧未到底部。
但张若尘却突然停了下来。
蝉明雅的肌肤,散发淡淡的玉色光华,将黑暗照亮,顺着张若尘的目光望去。
前方,空无一物。
正在她困惑之时,张若尘唤出神剑。
手指一动,神剑唰的一声飞出去。在十丈外,密密麻麻的黑色光痕显化出来,将神剑挡住。
“有人来过这里,这是谁布置的?”蝉明雅道。
张若尘指尖飞出源源不断的神气,催动神剑,剑锋释放神焰,一点点磨灭黑色光痕。
“嘭!”
黑色光痕破开一个窟窿,里面飞出一道青色流光。
张若尘探手将其抓住,待到光芒稳定下来,一只青色的如意显现出来。
长约一尺,若灵芝,若祥云。
“哧哧!”
神焰从张若尘掌心逸散出来,炼化凶骇神尊留在如意中的力量,和如意表面的规则神纹。
“他居然真的找到了!”蝉明雅念道。
不多时,张若尘将吉祥如意表面的力量炼化殆尽,正想试一试这件传说中的神器,是否真有那么神奇,却发现了什么。
于是,他分出一道神念,进入如意的内空间。
吉祥如意的内空间,并不算大,只有万丈见方的样子,相比于别的神器,算得上相当狭小。
楊貴妃是特種兵
里面,放有一只五足五耳的青铜鼎。
鼎的下方,悬浮有七颗神源,皆在燃烧。
鼎中正在炼制着什么,一缕缕流光溢彩的丹气,从里面飘散出来。张若尘的那道神念,被丹气熏陶了瞬间,就迅速壮大。
张若尘突然明白了,凶骇神尊冒着死亡危险潜回命运神山,未必是为了吉祥如意,说不定是为了如意内部的东西。
吉祥如意是保不住的,肯定是要交给凤天。
但,如意内部的这只鼎,得想办法悄悄取走。
张若尘目光向一旁的蝉明雅瞥去,有这么一双眼睛盯着,怎么将鼎偷走呢?
蝉明雅长发在水中飘起,彩纱随着水流游动,凹凸曼妙的身姿显得异常美丽,腰间的肚脐性感迷人,身上每一根曲线都像是在诱导张若尘。
顷刻间,她已飘至距离张若尘不足一步的位置,目光落在吉祥如意上,道:“神尊探查过了吧?凶骇神尊可有将当年吉祥神宫的财富和修炼资源,藏在如意内空间中?”
张若尘略微犹豫,点了点头。
“不如我们分了?”蝉明雅道。
张若尘笑了起来:“这样不太好吧,凤天若是知晓,后果会很严重。”
“凤天只在乎吉祥如意!再说,我们在这里做任何事,凤天都不会知晓。”
言语间,她一双晶莹红润的嘴唇,距离张若尘的嘴唇已经不足一寸,双眼以极近的距离对视,微微向前就能亲吻在一起。
张若尘依旧含笑,道:“为了修炼资源,堂堂神尊都这么主动的吗?”
蝉明雅一双纤长凝白的玉臂,缓缓攀到张若尘脖子上,将他轻轻搂住,两人鼻尖触碰在一起,低声道:“那得看是谁,像若尘神尊这样的男子,就算没有修炼资源,对明雅也有致命的吸引力。”
张若尘感受到胸口传来的柔软和弹性,也感受到蝉明雅的纤细手指在抚摸他的后脑,道:“这里虽然对天机隔绝得很厉害,但你只要动手,波动必然传出去。再说,就算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你想杀我,依旧是不可能的事。别自误!”
她的红唇距离张若尘更近了,道:“传说,若尘风流多情,今日怎么这般无趣?是明雅不够美吗?”
蝉明雅身上的彩纱,一层层滑落,显露出鼓胀饱满的淡蓝色抹胸裘衣,双峰如玉碗倒扣,不用扶手上去,都知必有惊人的弹性和细润。
而她一只纤长的手,也从张若尘耳边渐渐下滑,从衣领处一点点解开,从里面,一直向下……
张若尘一直盯着她的双眼,感受着那只细滑手掌从胸口,到腹部,持续向下。
“哗!”
蓦地,蝉明雅的手掌,轻轻拍在张若尘玄胎位置。
一道符印,从她掌心脱落,浸入张若尘血肉,封印住了玄胎。
就在张若尘欲要激发血液体魄之力的时候,蝉明雅的双瞳中,浮现出两团火焰,刹那间,冲入他瞳孔,进入他体内。
两团火焰合二为一,在张若尘体内穿梭飞行,吞噬他的神魂。
火焰中,响起一道奇异的声音,难分男女:“你很小心谨慎,但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这就注定了你的结局!”
张若尘收集神魂念头,在体内急速逃亡,道:“那么,你到底是谁呢?”
“你的镇定,让我惊讶,倒是当得起年少始祖的名头。但,这具体躯更加难得,一品神道更是前无古人,由我去替你证始祖道吧!”
火焰追得更近了!
一旦有神魂念头被追上,就会被火焰焚炼。
但,不会伤到张若尘的肉身。
此刻张若尘和蝉明雅依旧保持着相拥的姿态,一动不动,飘在水中。
“你夺舍了蝉明雅?不知是哪一位前辈大能?”张若尘道。
火焰将张若尘的神魂逼到靠近玄胎的位置,彻底没有了退路,道:“告诉你也无妨!本座生前就感应到过你,知晓你从这个时代去过过去,知晓后世有你这号人物。”
“好厉害的精神力!”张若尘道。
别的强者,最多只能推算出吉凶,此人却能跨越时空,推算出张若尘的来历。
“哈哈,本座实力若是不强,何以做颜庭丘的对手?”
火焰直接压到张若尘的神魂上,开始焚炼。
“是你,你是命运神殿的古之巨头?”张若尘道。
颜庭丘,乃是第二儒祖的名字。
张若尘从时间长河去往过去的路上,命运之门出现,是被第二儒祖击碎。
可是张若尘专门查过,并没有在第二儒祖所在的时代,找到命运神殿的厉害强者。现在看来,这人应该是当时就推算出张若尘的来历,所以抹去了自己的痕迹。
张若尘道:“阁下能够夺舍蝉明雅,而且还有十足的信心夺舍我,想来是一种特殊的生灵吧?”
“你这么想知道,告诉你又何妨?反正夺舍你之后,我们就是一体的。”
火焰中的声音响起,充满了自傲:“本座自名,熄盏。知晓你一定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噬魂灯之名,你该听过吧?”
张若尘怎么可能没有听过?
在昆仑界的时候,就以知晓。
就是因为有噬魂灯的存在,吓得昆仑界所有顶尖战兵的器灵都藏入道魂台,以免被吞噬。
直到龙主醒来,才将噬魂灯清理,所有至尊圣器、神器的器灵,这才回归本体。这些是张若尘后来才知道的事!
而等到地狱界册封诸天,张若尘才又知晓,昆仑界的噬魂灯,只是噬魂灯本体残留的一道火焰。而噬魂灯的本体,“噬魂”二字,赫然列在二十诸天之中。
以神器,列诸天。
只不过,对张若尘而言,噬魂灯到现在都还非常神秘,从未见它出现过。
那缕火焰,道:“噬魂灯的上一代器灵,就是本座。本座以无上精神力,脱离器的束缚,改换命格,欲证始祖道。可惜终究是输给了颜庭丘!”
“其实,没有什么遗憾的,只要夺舍了你,今世依旧有无限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