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第1318章 逆着時間的河流展示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孟超尝试着在“浮雕”上面走了几步。
发现自己的双脚微微下陷,而包裹双脚的甲胄,也融化成了类液态金属物质,和“浮雕”融为一体。
一束束微弱的生物电流,从脚底板导入神经网络,在脊髓组成的信息高速公路上风驰电掣,涌入他的脑域。
大量三千年前英勇战死的图兰兽人,最后记忆和战斗技巧,都像是排山倒海的信息洪流般,灌入他的大脑。
孟超只觉周身肌肉纤维,全都不受控制地弹跳。
神经末梢更像是被烈焰缭绕,却没有丝毫烧灼的痛苦,反而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他尽情享受着生物电流的刺激,双臂化作长枪和战刀,虚空轻轻一划。
双臂前方的空气顿时被他撕裂和洞穿,化作淡淡的波纹,向周围荡漾开去。
“我的战斗技巧,比过去更加纯熟了。
“三千年前,图兰勇士的奇功绝艺,都伴随着生物电流的刺激,深深烙印在了我的肌肉系统和神经网络里面。
“看来,图腾战甲和圣山神庙之间的关系,就好像地球时代的舰载机和航空母舰之间的关系。
“当两者接驳到一起,就能利用类液态金属物质随意融合以及分裂的特性,进行海量战斗数据的瞬间传输。
“那就像是,我从圣山神庙下载了大量的战斗数据,输入到了图腾战甲,甚至我的身体里!”
孟超为古代图兰人的技术啧啧称奇。
愈发奇怪,捏了如此一把好牌的图兰人,怎么会把他们的文明,玩成今天稀烂如泥的模样?
却见狼王也在他的身边一阵轻轻颤栗,同样接收到了大量战斗数据,欣喜若狂道:“收割者,你感受到了吗,来自三千年前的图腾之力,正在源源不断涌入我们体内!
“怪不得,三千年前的图兰勇士们,要在各自的部落和氏族里面杀得头破血流甚至人头滚滚,只为了争夺一个来到圣山之巅,祭拜祖灵,得到祖灵祝福的资格。
“我们还没进入圣山神庙,就已经获得了如此丰富的战斗经验和技巧,蕴藏在圣山神庙深处,真正的遗产,一定能让我们,变得比现在更加强大百倍!”
这倒没错。
只不过,强大百倍的力量,究竟能否被他们驾驭,还是反过来,会令他们沦为力量的奴隶,变得面目全非?
孟超暂时也没有答案。
话说回来,圣山神庙很有点“有教无类,一视同仁”的味道。
孟超明明不是图兰兽人。
但无论图腾战甲还是圣山神庙,貌似都不排斥他。
不知道是因为地球人和图兰兽人从基因学的角度来看,有着非常紧密的亲缘关系,根本就是一回事。
还是……
蛰伏在圣山神庙深处的力量,已经沉睡太久,饥不择食,只要是碳基智慧生物,统统来者不拒?
邪王盛寵:廢材七小姐
孟超继续前进,脚下“浮雕”的内容,渐渐发生改变。
冬北君 小说
从图兰兽人和圣光人族的惨烈大战,变成了图兰泽五大氏族之间的内部较量。
狮人和虎人伸出利爪,牛头人和野猪人肌肉贲张,肋生双翅的羽族翱翔于天际,如同空对地导弹般发动突袭,蛇人和蜥蜴人蜷曲布满鳞片的身体,深深蛰伏在阴影中,忽然发动闪电般的偷袭。
还有数量最少但形态也最奇特的树人,貌似行动缓慢,人畜无害,但周身缠绕的藤蔓上,一个个巨大的花蕾,却随时能张开血盆大口,喷出致命的酸液和毒液,赫然是一朵朵食人花。
五大氏族,各显其能,在圣山之巅,向伟大的祖灵,奉上了一场场精彩绝伦的杀戮游戏。
同样,当孟超的双脚踩踏到这幅“浮雕”上,大量信息就伴随着生物电流的震颤,从脚心涌入脊髓,再涌入脑域。
令他的灵魂穿越到了四五千年前的圣山之巅,身临其境地欣赏到一场场盛大、庄严、血腥、华丽的“勇敢者的游戏”。
除了五大氏族之间,眼花缭乱,精彩纷呈的较量之外,他还看到,每当一场杀戮游戏结束,胜者生,败者死,而胜者就会毕恭毕敬地抬着败者的尸体,在无数同伴羡慕的叫嚷声中,踏着一条当时还存在的,倾斜延伸到地底深处的阶梯,将败者的尸体,送入圣山神庙里。
狼王告诉孟超,他们现在从“浮雕”上读取到的,正是图兰泽最古老的风俗。
按照传统,只有最勇敢也最强大的图兰兽人,死于一场精彩的较量或者激烈的战场,才有资格将自己的尸体送入圣山神庙去安葬。
药娘当家:猎户的娇宠
图兰兽人相信,无论他们的尸体变成何等支离破碎,惨不忍睹的模样,哪怕缺失了大部分肢体和器官,只要还有一丁点的尸骸,被埋葬到圣山神庙里面。
他们的灵魂就能聆听到祖灵的召唤,在圣山神庙深处,永恒的殿堂和战场上复活。
从此之后,他们就化作了祖灵的一部分,能在纵酒狂欢和沙场血战,这两件图兰兽人最喜欢的事情上面,无限循环,直到永远。
也只有最勇敢和最强大的图兰兽人,才能将勇士的尸体送入圣山神庙去安葬。
顺便得到祖灵的祝福,升级图腾战甲的同时,获得大量源自祖灵的战斗记忆,令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有资格参加更加危险和刺激的战斗,一次次挑战极限,直到自己也以最壮烈的方式牺牲,被送进圣山神庙去安葬为止。
圣山神庙就是图兰勇士的归宿。
可惜这一传统在三千年前,被圣光大军的入侵所打断。
从那以后,再没有一名图兰勇士,能够安葬到圣山神庙里面。
无数勇士前赴后继,探索圣山,最好的结果,也只是将自己的尸体,推进到了圣山之巅的下方,猩红山峰的血池之内。
“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么,我们很可能在圣山神庙之内,看到五六千年前,乃至七八千年前图兰勇士们的尸骸——每一具尸骸,都是一名曾经叱咤风云,威震图兰泽甚至圣光之地的至强者,他们的丰功伟绩,统统镌刻在战争史诗之内,被每一名图兰人铭记。”
狼王伸出长满了倒刺的舌头,舔舐着嘴唇,道,“说不定,就连他们的灵魂,都在圣山神庙深处徘徊,等待着给予我们‘强者的洗礼’!”
孟超深深打了个冷战。
该死,他一点儿都不想在圣山神庙深处,看到七八千年前图兰勇士的灵魂,更不想接受什么“强者的洗礼”!
两人继续向前,脚下的“浮雕”再度变化。
这次,变成了一座座金碧辉煌,庄严肃穆,气势恢宏的大城,拔地而起的场面。
孟超发现,这条“浮雕”绘卷,像是以时间为轴,倒叙图兰文明过去万年的历史。
从三千年前的史诗大战,讲到了五六千年前的五族争锋,又讲到了七八千年前,赤金城、黑角城、百刃城等等城池的兴建。
类液态金属物质组成的“浮雕”不断变化,呈现出了纤毫毕现的细节。
顺着脚心导入体内的生物电流,也刺激着孟超的视觉神经和记忆细胞,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幕幕波澜壮阔的场景。
孟超颇为惊讶地发现,古代图兰人建造城市的方法,和地球人截然不同。
他们是先利用某种类似曼陀罗树的植物,深深扎入大地,缠绕和包裹住了晶石和金属矿脉。
随后,汲取大地深处的灵能、热量以及金属元素,令这些植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破土而出,迎风就长,很快就长到了数十米、上百米甚至两三百米的高度,犹如一座座直刺天穹的摩天大厦。
这些活生生的摩天大厦,还横向伸出了无数枝桠,和周围摩天大厦的枝桠接驳到了一起,犹如一片错综复杂、四通八达的空中通道。
倘若古代图兰人就是生活在这样的“生物大厦”里面,根本不需要下楼,就能直接来往于整座城市的任意角落了。
“好厉害的技术!
“这不仅仅是建筑学的奇迹,更是材料学的突破,古代图兰人已经能够像是地球人驯服火焰那样,驯服各种性质不同的金属,才能冶炼出这样,性质坚韧无比,却又能随心所欲变化,甚至和植物融为一体的超级合金,然后,用它搭建出了城市的骨干。
“不过,看上去就连这种营造城市和冶炼合金的技术,都已经失落很久了。
“七八千年前,刚刚兴建的黑角城,比我亲眼见到的今天的黑角城,要足足恢弘、庞大、辉煌、先进百倍。
“如果说,刚刚建成的黑角城,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今天的黑角城,就是宫殿遭到火灾、洪水、风暴乃至乱兵的反复侵袭之后,剩下的残垣断壁,被野兽霸占成了巢穴,胡乱在上面扒拉了一些枯枝和烂泥而已。
“整座城市,像是在漫长的岁月中,经历了一连串的崩塌,光是高度都降低了一大半。
“而失去灵能滋润的超级合金材料,也渐渐超过了金属疲劳的极限,处在摇摇欲坠的边缘,到处都布满了锈蚀和裂纹,被血蹄氏族胡乱堆砌了砖石和涂抹了泥巴在上面,却只是虚有其表而已。
“区区一场沼气连环大爆炸,就令这座曾经坚不可摧的辉煌大城,几乎毁于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