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活埋大清朝 ptt-第290章 王瘋了,就換新的! (第三更)分享


活埋大清朝
小說推薦活埋大清朝活埋大清朝
“还能收编耿精忠的兵?”
康熙皇帝被图海说得心动了,眼巴巴地望着图海,等着他和盘托出自己的计划。
图海道:“能啊!皇上,耿精忠虽然得了失心疯,妄想着要僭越称帝,但他终究不是吴三桂。且不说他用兵打仗的本事比不了吴三桂,就说他的兵也比不了吴三桂的兵。吴三桂的兵不是关宁铁骑就是闯献二贼的旧部,算不上真正的奴才军,对大清朝廷多多少少是有点儿不满的。
而耿精忠的祖父耿仲明是大清的怀顺王,天聪年间就归了大金,至今已经四十年了,早就给调教好了。所以耿精忠的骨干都是打骨子里顺服大清的真奴才,和吴三桂手下的假奴才是不一样的。”
吴三桂所部的旗军是关宁军的底子,是崇祯十七年剃发降清的。而吴三桂手下的绿营兵则大多是从李自成、张献忠的旧部中收编来的。
而无论是关宁军的老兵,还是李自成、张献忠的旧部,都没有被大清朝廷好好调教过。当时大清忙着打天下、抢地盘,根本没时间调教奴才,就把关宁军打发上前线了。这帮人其实不是大清的真奴才,最多就是高仿奴才。
而李自成、张献忠的那些旧部对大清更是口服心不服。而且这帮人本来就是造反出身,有些人还反过几次(诈降后再反),骨子里的那点仅存的奴性都给反没了,现在跟着吴三桂再反,那简直就是轻车熟路……这帮家伙连高仿奴才都不是,就他M会造反!
“对对对……”康熙皇帝笑了起来,“耿精忠疯了,他的手下不疯,他的手下都是大清的真奴才。只要是真奴才,就没有不怕八旗天兵的。”
耿家军的奴性在三顺王的军队中都是数第一的!
当年耿仲明让大清朝廷稍微吓唬了一下,就自己上吊死了,这家伙都可以和范文程竞争大清第一奴才了。
图海接着道:“皇上,这耿精忠已经是耿家第三代了,而且继任靖南王的日子并不多,他的手下都是吃耿家饭、穿耿家衣的。忠的不是他耿精忠,而是耿家。现在耿精忠的两个兄弟都随着您御驾亲征来了襄阳,如果他们能出面去招降耿家的兵将,再加上皇上的八旗天兵施加压力。耿家的三四万人倒向朝廷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奴才怀疑耿精忠现在还没敢把造反的事情告诉底下大部分的奴才。”
“有道理!”康熙一拍巴掌,“耿精忠手下的那些奴才要都知道了,一准不跟着他胡闹。连刘进忠都不跟着胡闹,别人就更不会了!”
他顿了顿,大声道:“宣耿聚忠、耿昭忠!”
耿聚忠、耿昭忠都在包衣奴才军中挂了参赞大臣的名儿,实际上就是跟着走,如果这一仗打胜了就白捞一个参赞之功,打输了也没他们什么过错。
所以他俩啥也不知道,入城之后就忙着找房子、买家具、雇仆人,准备在襄阳府城里面过小日子了。
另外,这哥俩还都喜欢文玩字画,还到处跟人打听襄阳城内哪儿有古玩字画可以买……这是淘宝来了!
刚打听清楚,准备去淘宝的时候,就让一队黄马褂给拘到康熙驾前了。
这俩货还不知道出了犯了什么事儿,跟那些黄马褂打听人家又不说,所以就只好糊里糊涂地往康熙皇帝跟前一跪。
康熙皇帝和这哥俩挺熟悉的,都是亲戚嘛!耿聚忠娶了岳乐的女儿,是康熙的堂姐夫。而耿昭忠娶了岳乐的侄孙女,是康熙的堂侄女婿……如果从康熙这边算辈份,耿聚忠、耿昭忠就是两辈人了。
“耿聚忠、耿昭忠,”康熙沉着声说话了,“朕要给你们俩道喜啊!”
道喜?
难道是耿精忠替大清立功了?
耿聚忠、耿昭忠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大哥发疯了。耿精忠也不可能把想当皇帝的事儿和兄弟们说啊!耿聚忠、耿昭忠都抵押在大清朝廷手里的人质,耿精忠当皇帝的好处和他们没一点关系,杀头的事儿他们俩先上,这事儿谁能乐意?
“皇上,奴才们有什么喜事儿?”
“皇上,是不是奴才们的大哥为朝廷立功了?”
“哼!”
不提耿精忠还好,耿昭忠一提“大哥”,康熙皇帝马上就麻颜镇怒了,先是冷冷一哼,然后拿起耿精忠写给刘进忠的信,就朝两人跟前甩去了。
“你们看看……这是耿精忠的字迹吗?”
君要奴看,奴不敢不看啊!
耿聚忠是长辈——他是耿昭忠的姑丈嘛,自然先看了。一看之下,当场就给吓哭了。
“皇上,奴才的兄长一定是疯了,奴才死罪,死罪……”
仙道長青 小說
说着就磕头如捣蒜,把脑袋磕破了都流血了还不知道疼,还在哪儿“咣咣”地磕着。
一旁的耿昭忠看着这一幕都糊涂了——他大哥疯了,他二哥为什么是死罪?难道这是《大清律》上的规定?不可能吧?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多磕头总归是对的,所以他也不说话,也跟着磕头,不过头磕得没那么用力,没磕出满头满脸的血。
“行了!”
康熙看见磕头虫一样的两兄弟,就知道他们俩和耿精忠的发疯造反没什么关系,于是就喝了一声:“行了,别磕头了,朕还有话要和你们说。”
两兄弟都不磕头了,全都趴在地上,屁股撅得老高。其中耿昭忠还显得比较稳,耿聚忠则是一个劲儿地发抖。
“靖南王都疯成这样了,自然不能继续为王了。”康熙说,“你们俩谁去代替耿精忠当新的靖南王?”
“什么?老大真的疯了?”耿昭忠又是大吃一惊,他没轮到看耿精忠的那封信,所以他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呢?
就在这时,耿聚忠又开始磕头了,“奴才不敢,奴才无德无能,当不了靖南王……皇上,您还是撤了靖藩吧!”
什么?撤藩?
耿昭忠一听这话,心里就不乐意了,老大疯了,老二不想接班,那还有我呢!你怎么不问问我就要求撤藩?
他正想着,康熙啪就一拍桌子,“说什么呢?撤什么藩?不许撤!”
康熙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真是……时代变了!
接着,康熙又怒道:“今天你们两个中必须有一个去当靖南王!”
“皇上,”耿昭忠看到机会来了,赶紧抢在兄长之前开口,“奴才愿意去当靖南王,为皇上分忧!”
康熙这回终于满意了,耿昭忠看着比耿精忠这个疯子,耿聚忠这个磕头虫正常多了。
“好!”康熙皇帝点点头,“耿昭忠,你现在就是新任靖南王了。朕命你立即赶赴武夷山靖藩军中接管大权,并且逮捕耿精忠!”
啊?还有逮捕耿精忠?耿昭忠一愣,心想:“难道发疯也犯王法?”
“奴才领旨!”耿昭忠愣了愣后就马上磕头领旨了。
皇上的话……永远都是对的!
这态度让康熙皇帝非常满意,康熙点点头,又对自己身边站着的兄长裕亲王福全道:“裕王,耿精忠虽然疯了,但还是能蒙蔽不少手下的,所以单靠耿昭忠一个人是很难拿下这个疯王的。朕想亲自带兵和耿昭忠一起走这一趟,你觉得如何?”